妖怪被迫營業的那些年

作者:圓圓的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狹路相逢

      通往黃水縣的公路上,五十多輛軍卡依次行駛在大雨中。
      
      車隊中一半是救援的軍人,一半是救援的物資。
      
      “我去,咱們國家的氣象衛星是失靈了嗎?這兩天的天氣預報就沒一個準的。”車隊前頭第二輛軍綠色的路虎車上,一個身穿休閑服的青年舉著手機扭頭對身后靠在車座上閉目養神的青年軍官道,“你看看,這上面明明顯示的是陰天,可外面卻在下雨。”
      
      還是大雨。
      
      這離著暴雨重災地黃水縣還有幾百公里呢,這大雨就跟傳染似的開始下個不停,讓人心煩氣躁。
      
      也更擔心黃水縣那邊的形勢。
      
      后座上的青年一襲迷彩軍服,身形修長,氣質清冽,微微上挑的眼角帶著淡淡的凌厲,有種生人勿近的疏冷感。
      他閉著眼,眉峰微蹙,再次回想起了那些最近出現在腦海中的畫面。
      
      下一刻,男人長睫微動,露出了一雙清黑的瞳仁,像是盛載了漫天星辰,明亮又深邃。
      
      “氣象局那邊早就發出了通告。”男人的聲音清冽低揚,像是山泉流淌過明石,帶著一股歲月安靜的味道。“東南局部地區受暴風雨的影響,天氣變化無常,以下數據僅做參考,請大家以.......”
      
      “吱--”
      
      輪胎在地上劇烈摩擦的聲音打斷了青年后面的話,也同樣將毫無準備的趙立澤甩向了擋風玻璃,要不是林景淮眼疾手快拽住了他,恐怕趙立澤此刻已經腦袋開花了。
      
      即便如此,趙立澤也是被狠狠的嚇了一跳,他捂著驚魂未定的小心臟,一句帶著京片的臟話瞬間彪了出來,“臥槽,你會不會開車。”
      
      司機雙手緊緊的抓在方向盤上,因為用力鼓出了青筋,整個人也慌的一批,他打開窗看了前方一眼,不確定的說,“首長,前面好像出了車禍。”
      
      “車禍?”趙立澤下意識朝一側的山壁上看去,懷疑是大雨造成了泥石流。
      
      這時一個渾身淋透的軍人跑了過來,對著降下了車窗望過來的林景淮敬了一個軍禮,“報告首長,前方撞到了一個人。”
      
      一個......人?
      
      在這種大雨連綿的天氣里,荒僻寂靜人煙稀少的公路上?
      
      林景淮挑了挑眉,拉開車門下了車,“人怎么樣了,有什么受傷?”
      
      司機連忙從車里掏出一把傘,撐開,林景淮接過傘柄,止住了對方想要跟隨的動作,“你在這里等著,檢查一下車輛,我過去看看。”
      
      “等等我,我也去看看。”趙立澤這會緩過神,有了精神,朝司機要了一把傘也跟了上去。
      
      “跟你們說了,我沒事,讓開。”祝竜冷臉對著圍著自己的兩個男人,揉了揉肚子。
      
      餓死我了。
      
      早知道瞬移這么耗能量,她當時就應該多吃點!
      
      也不至于移到一半因為能量不夠從空中跌了下來。
      
      好巧不巧的還被一群凡人給看到了。
      
      太丟妖了。
      
      想到這里,祝竜臉色又難看了兩分。
      
      殊不知她這副表情加上方才的動作落在身旁的兩人眼里,卻成了她受傷卻強忍還佯裝無事的倔強。
      
      “班長,我記得姜醫生好像也在車隊里,要不請她過來看看吧。”一個看起來剛過二十的年輕士兵對著年長的士兵道,神情擔憂,同時將傘又往女孩的方向傾斜了幾分,將人罩在里面。
      
      班長卻沒說話,他在凝神打量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孩。
      
      越看,眉頭越緊。
      
      一襲看不出什么材質的明顯是古裝的廣袖黑衣,衣襟袖口處隱有暗紋閃過,低調又華麗。
      
      蒼白的小臉滿是不耐,卻絲毫不減半分秀美,反而有種桀驁的美。
      
      最重要的是.......這姑娘看起來太干凈了。
      
      不是氣質,而是衣著。
      
      明明是大雨滂沱的天氣,道路泥濘,這姑娘沒帶任何雨具,渾身上下卻干干凈凈沒沾半點雨花泥漬。
      
      這明顯不正常。
      
      要不是身上穿的這身軍裝,子不語怪力亂神,這小姑娘看起來又很正派,他幾乎都要懷疑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一個妖精了。
      
      “怎么回事?”男人清冽如泉水的聲音透過雨幕傳了過來,緊接著便是一陣沉穩有力的腳步聲,祝竜抬頭,隔著雨幕和涉水而來的男人四目相視。
      林景淮微微一愣,腦子里瞬間閃過了一些畫面。
      
      祝竜收回視線,撇撇嘴,轉身就走,黑色的裙角隨著她的動作旋開了一朵靡麗的花,帶著凜然的孤傲。
      
      下一刻,這朵孤傲之花就蔫了。
      
      祝竜捂著肚子蹲在了地上,兩條腿像是灌了鉛,沉的邁不動,翩躚的裙角也直直的墜了下來,像是霜打的茄子。
      
      “小妹妹!”年輕士兵在祝竜轉身的那一刻身體就下意識的跟著動了,見她神色痛苦的蹲在地上后驚呼了一聲,立馬上去想將人扶起來。
      
      然而有一個人動作比他還快,年輕士兵只覺得身側飄過了一道淡淡的松木清香,那蹲在地上的小姑娘就被人拉了起來。
      
      他微微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個傳說中不近女色,對女人從來都不假辭色的冷面首長將傘舉在小姑娘頭頂,任憑大雨打濕了半邊身子,“哪里不舒服?”
      
      聲音也比平常溫和許多!
      
      祝竜抿著嘴,死死的咬住唇,別開眼睛,保持沉默。
      
      不舒服?
      
      不,她沒有不舒服,她只是餓了。
      
      但身前的這些人既不是她的侍從,也不是她的信眾,她沒有理由要求他們供奉她,給她吃的。
      
      林景淮見她不說話,也不繼續追問,直接對身后一步遠的班長吩咐,“叫姜醫生過來,帶著醫藥箱。”
      
      “咕嚕~”
      
      就在他話落的一瞬間,一道貼著肚皮的咕嚕聲也響了起來,林景淮驚訝的挑了挑眉,垂眸朝聲音來源看去。
      
      祝竜察覺到眾人看過來的視線,兇兇的瞪了回去,“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們吃掉!”
      
      “噗嗤。”趙立澤忍不住笑了出來,就是林景淮也忍不住莞爾,在小姑娘氣勢洶洶的看過來時摸了摸她的頭,“餓了?”
      
      祝竜點了點頭。
      
      他們妖從來都不說謊。
      
      再說肚子都發出抗議了,也沒什么不好承認的。
      
      趙立澤連忙舉起了一只手,“我這里有吃的,你吃不?”
      
      祝竜眼睛立馬亮了,“多嗎?”
      
      少了不夠她吃的。
      
      “管飽。”趙立澤十分豪爽的應承下來。
      
      這小姑娘瘦瘦弱弱的一看就吃不了多少,就算她是個大胃王,他趙老板也喂得起。
      
      等日后見識到祝竜真正的食量后,趙立澤恨不得能穿越回來拍死此刻的自己。但現在他不知道,以貌取人的趙老板像是誘拐小紅帽的大灰狼,帶著小紅帽上了自己的車。
      
      林景淮站在原地看著小姑娘的身影在車旁停頓了片刻,像是在打量第一次見到的事物,隨即被趙立澤推了進去,這才收回視線,落在那輛車身傾斜,車頭擦上了山壁的軍卡。
      
      “首長,車我剛檢查過了,沒什么大事,還能正常開。就是.......”秦班長跟在男人身后,猶豫了一瞬還是選擇了忠誠,“那小姑娘出現的太過突兀,像是憑空出現的,形跡可疑且反常。”
      
      哪里反常相信以青年的敏銳早就發現了,所以秦班長也沒多重復,只是面帶憂色的看著青年,等待他的指示。
      
      林景淮看了一眼四周,隨即舉高傘抬起頭看向了一側的山壁,山壁陡峭高峻,幾抹綠色點綴其上,在灰蒙蒙的雨霧中若隱若現。
      
      沒發現什么異常,林景淮收回視線,對著跟在身后的老兵沉聲道,“先別聲張,運送物資抗險救災要緊。”
      
      秦班長點了點頭,然后拉著一臉茫然沒聽懂他們說話的小士兵上了車。
      
      趙立澤從后備箱搬了一個大箱子,擠到祝竜身邊,十分豪氣的說,“給,隨便吃。”
      
      面包、火腿、肉干、餅干,巧克力、蛋糕、牛奶糖,種類豐富,五花八門。
      
      祝竜看著被推到身前的一堆花花綠綠的東西,拿起一塊長條物,有些遲疑,“直接.......吃嗎?”
      
      “對呀。”趙立澤以為她不好意思,“不用客氣,盡情的吃。”
      
      于是林景淮打開車門看到的第一眼就是小姑娘拿著一條沒拆包裝的巧克力直直的塞進了嘴里。
      
      只探進半個頭整個身子都在外面的林景淮眉心一蹙,一個閃身從外面撲了進來,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一只手用力拍著她的后背,“誰讓你吃的,趕緊吐出來!”
      
      祝竜以為他想反悔,更加閉緊了嘴巴,用力一咽就將那塊長條囫圇吞了下去。
      
      然后她沖著愣住的林景淮張開了空空的嘴巴,“吃掉了,吐不出來了。”
      
      這世上還沒有人能從她嘴里奪食呢。
      
      林景淮:“.......”
      
      林景淮氣急反笑,捏著她下巴的手都緊了兩分,理智讓他不要管她,可不知為何還是朝著小姑娘湊了過去,鼻尖幾近相抵。
      
      “張嘴。”林景淮抬高她的下巴,朝她的喉嚨里面看去,前面的趙立澤見狀不對早就找出了一個手電筒,極有眼力勁的照了過來。
      
      “淮哥,她喉嚨好像沒事。”
      
      片刻后,趙立澤慶幸的道。
      
      林景淮也沒發現喉嚨里有什么傷口或出血,他松了口氣,仍是不放心的問了一遍,“你有沒有哪里感覺不舒服?喉嚨痛不痛?”
      
      “沒啊,挺好的。”祝竜眨了眨眼睛,不明白這兩個人在緊張什么。
      
      聲音清脆,和之前沒有半分差別。
      
      看來聲帶也沒傷著。
      
      林景淮松開捏著她下巴的手,坐好,看她的眼神愈發復雜。
      
      這小姑娘,身上有秘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鳳緋顏 19瓶;min 10瓶;34326824 3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晚上8點更新,小天使們不要錯過啦。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