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宿敵的信息素上癮了

作者:楊七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 章

      這不是司凌映第一次看顧馳打球,幾個月前,他無意中在電視上看到中國青年羽毛球大賽視頻。
      
      栗色頭發青年打球的時候神采飛揚,眼中似乎蘊含著奪目的光芒。
      
      直到他因為膝蓋受傷退賽,他奮力拼搏的身影牢牢烙印在司凌映的腦海里。
      
      司凌映留意到青年的名牌,顧馳,剛好跟他來自同一座城市,跟他同歲。
      
      打球時候,他是最耀眼的星,平時上課的時候,他是最無賴的豬。
      
      *
      英語課,耿老師換了一身姜黃色的深V長裙。
      
      男同學們:“……”
      
      每天都有新驚喜。
      
      耿老師雖然40多歲了,保養的不錯,身材微胖,臉上畫著濃妝,正紅色的口紅,號稱女王色。
      
      耿老師:“昨天交上來的作業我看完了,出乎意料,有幾篇寫得不錯。其中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兩篇,我分別找同學讀一下。第一篇,梁平,你來讀。”
      
      梁平的語調平緩,少了英語朗讀該有的抑揚頓挫,好在發音標準。
      
      The boy I adimire.
      
      He is handsome more than you can imagine……
      
      教室里面一片歡騰,這幾乎算是一篇情書。
      
      翻譯過來的大概意思是,他的帥讓你無法想象,他的臉白的透明,他的手指修長,漆黑深邃的眼眸比北斗星還要明亮……
      
      “哇,這誰寫的情書?”
      
      “天啊,文采不錯嘛。”
      
      “這是公開表白司凌映吧,學習那么好,長得那么帥,不是他還有誰?”
      
      “不管是誰,我為這個妹子瘋狂打call。沖啊!”
      
      顧馳難得沒睡覺,第一節課,他剛喝完豆漿,趴不下去。
      
      英語,他還是能聽懂的,為了打羽毛球,他從小就上外教課。
      
      “哈哈!”顧馳笑出聲:“這封英語作文形式的情書絕了。”
      
      讀完之后,耿老師笑盈盈地說:“同學們,別討論了啊,有什么不明白的,下課跟寫這篇文的同學討論,順便說一下,這篇文是顧馳寫的。”
      
      嘰嘰喳喳的教室一瞬間靜了下來。
      
      緊接著,哄堂大笑。
      
      “搞沒搞錯?顧馳?”
      
      “顧馳寫的?他愛慕司凌映?我怎么不知道?”
      
      “我去!我的三觀,誰來拯救我的三觀?”
      
      顧馳睜圓了眼睛:“閉嘴,都別說了!”
      
      他這一喊,教室里真的靜了下來。
      
      顧馳狠狠瞪了一眼梁平:“你死定了!”
      
      沒想到安芊在英語作文中寫這種東西,太丟人了。
      
      媽的,寫誰不好,非寫司凌映。
      
      坐在前排的司凌映懶懶地轉過頭,挪揄的眼神定在顧馳身上幾秒,末了,還挑了下眉尾。
      
      顧馳舉起拳頭,面容兇神惡煞,唇瓣大開大合:“看什么看?”
      
      一整天,顧馳走到哪里,班級的同學全都憋著笑,對著他指指點點。
      
      他前腳出了教室,身后嘩然一片。
      
      氣死了,他怒氣沖沖地去訓練,猶如猛虎附身,所有的不爽盡情發泄在球跟球拍上。
      
      跟他對打的學哥一頭霧水,被他炮彈一般的扣殺,打得右手臂全麻了。
      
      羽毛球隊長是高三的譚光,身高一米九,塊頭不小,濃眉大眼。
      
      他身后跟了一個人,譚光召集隊員,他一閃身,露出后面的人影,給大家介紹:“我們隊新來一名成員,他的名字叫做司凌映。”
      
      “這不是高一的月考狀元嗎?”
      
      “對,是他,司凌映,我妹妹迷上他了,的確挺帥啊。”
      
      顧馳攥緊手中的球拍,倒霉,唯一一塊沒有司凌映的凈土,也被污染了。
      
      顧馳嘴角噙著笑,一步步走近:“譚哥,進入羽毛球校隊,是需要考核的,我們也不能什么水平都要吧。”
      
      譚光哈哈笑了兩聲:“你小子,以為我會讓人走后門嗎?我跟他哥哥從小一起打球,司凌映看著斯文,打球挺狠的。”
      
      譚光拍了一下司凌映的肩膀,的確肌肉厚實。
      
      司凌映臉色不太好,不著痕跡地拉開身體跟譚光的距離。
      
      譚光提議:“顧馳,要不你陪小司練練?”
      
      司凌映平靜地看過來,眼神中帶著漫不經心。
      
      不怕嗎?好啊,借機會殺殺他的銳氣。
      
      顧馳的舌頭頂了頂左邊臉頰,露出一個調皮的笑,臉上居然還有一對淺淺的酒窩,“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哦。”
      
      司凌映:“不必。”
      
      顧馳一站到羽毛場上,眼中的氣韻馬上變了,再不是平時懶散的模樣。
      
      他站姿標準,舉起球拍的氣勢驚人,毫無疑問,他是一個身經百戰的羽毛球運動員。
      
      司凌映呼出一口氣,屈膝,準備好。
      
      顧馳一躍而起,發球光速一般,只見一個白影,司凌映趕緊俯身接球。
      
      整個比賽過程酣暢淋漓。
      
      一場比賽,出乎意料地快速結束。顧馳全勝。
      
      羽毛球場上,他是一只歡脫的豹子,從來不按常理出牌,你以為他扣殺左邊,結果在右邊。
      
      司凌映盯著對面挑起嘴角的得意笑臉,他抿著唇,判斷不了顧馳的球路,他跟不上顧馳的速度。
      
      兩人皆是大汗淋漓。
      
      顧馳撩起衣擺,向上拉衣襟,抹了一把臉上的汗。
      
      他緊致的腰身,一覽無遺,甚至向上,若隱若無的胸膛……
      
      盯著他的司凌映自然沒有錯過這一幕。
      
      司凌映單手撐著額頭,額角一陣抽搐。
      
      來到洗漱池,司凌映擰開水龍頭,他白皙的臉頰,激烈運動過后,染上紅霞。
      
      他輕拍臉頰,熱氣被冰涼覆蓋。
      
      突然,身邊濺起一排水珠,他的上衣,褲子都被染濕了一些。
      
      他側目一看,顧馳三兩下扒下羽毛球上衣,小麥色的肌膚就這么暴露在空氣中。
      
      他把上衣放在水龍頭下,搓洗兩下,擰干。
      
      顧馳手心接滿水,臉,脖子,一頓狂洗。
      
      他脖頸上搭了一條白色毛巾,最后還擦拭了身體。
      
      司凌映:“……” 他略微不自然地別過頭去,眼神有些異樣。
      
      水珠順著顧馳小麥色的胸膛,一路蜿蜒,劃過腰腹,勾勒著青年完美的曲線,寬肩窄腰。
      
      顧馳全程沒跟他說一句話,洗完抬腳就走。
      
      司凌映繼續動作,優雅地清洗,耳邊傳來兩人的說話聲。
      
       司凌映瞄了一眼,隔壁班的男生,兩個A,杜迪,李毅。
      
      李毅:“剛才的背影很帶感啊,皮膚的顏色太漂亮了,誰啊?”
      
      杜迪:“羽毛球隊高一新人,顧馳。”
      
      “身材真好,腰上一點贅肉沒有,堪稱極品。你說我追他,有戲嗎?”李毅的聲音帶著些許戲謔。
      
      “沒想到你好這一口,他可不是個善茬,羽毛球運動員,小明星級別的。顧馳是學校重點培養對象。我勸你別去招惹顧馳。”
      
      “為什么?”
      
      “我跟他一個中學畢業的,七年級的時候,他還是學校有名的校霸,打架斗毆,一樣不落。后來,他進了省羽毛球隊,訓練了一年,現在看著脾氣沒那么爆了,還是猛虎一頭。
      
      “原來如此,怪不得身上一股子野性。B再牛逼,也干不過我們A吧。”李毅仍然不死心。
      
      “這可說不準,被他干倒的A不在少數。我們年級,那么多白凈秀氣的O你不追,怎么就看上他了?”
      
      李毅舔了舔嘴唇:“他在球場上的樣子,真帶勁!”
      
      司凌映將大拇指堵住水龍頭,猛然把水流開到最大,頓時,水流四起,不遠處的李毅,杜迪渾身都被水浸濕了。
      
      “靠,誰啊,你他媽的……”李毅看清面前的人,嘴里的話硬生生吞了回去。
      
      校霸,李毅不怕,眼前的人,比校霸更可怕。
      
      司凌映,財閥之子,李毅的爸爸成天叨叨著要他跟司凌映搞好關系,以后找機會,想跟司家合作一次。
      
      李毅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滴:“司凌映,你……”
      
      對方漆黑危險的眼睛中布滿陰寒,猶如尖刀,與此同時,專屬于Alpha的強大信息素鋪天蓋地而來。
      
      信息素的威壓帶著淡淡地草藥味,還有一絲甘甜,是雪蓮香氣。
      
      李毅骨頭好似被千斤碾壓:“疼,疼,嘶……”
      
      杜思也蹲到地上,縮成一團。
      
      閃著厲芒的黑色眼睛冷冷掃了二人一眼,司凌映語氣冷硬:“離顧馳遠點!”
      
      在球場那邊的眾人注意到之前,龐大的信息素消失得一干二凈。
      
      全校第一強的Alpha信息素,名不虛傳。
      
      司凌映曾經在學校外面,一人干翻了十幾個小混混,對方帶著武器。才得到了這個“第一”的封號。
      
      司凌映,天使的面孔,魔鬼的武力值。
      
      女生眼中的學霸,男生心中的瘟神。
      
      李毅抖著身體站起來,膝蓋仍然在打顫,望著遠去的司凌映的背影,他磕磕巴巴問:“杜迪,我太疼了,沒聽見。司凌映剛剛說什么了?”
      
      杜迪面如死灰:“我耳鳴,壓根沒聽清,靠!這是什么等級的信息素,根本無法抵抗,司凌映到底為什么發火啊?”
      
      “聽說他很在乎自己的領域被侵犯,之前打傷那么多小混混,只因為對方無聊,靠在了他車上,十幾人全部進了醫院。他們現在還沒出院,有一個全身骨折。”李毅臉色煞白。
      
      杜迪身子一抖:“以后我們躲著點,離他十米開外吧。”
      
      練習結束后,顧馳整理好往體育館外走。
      
      而前一刻肆無忌憚釋放超強Alpha氣場的司凌印,此時又恢復了冷冷淡淡的模樣,跟在顧馳身邊,往體育館外走。
      
      林蔭大道上,兩排楊槐樹,樹葉茂密,像兩把撐開的綠色大傘,微風習習,清涼舒服。
      
      顧馳,司凌映肩并著肩,一同往教室走。
      
      顧馳一臉得意,運動過后,發紅的唇瓣微勾:“司凌映,球場上,老子抽得你爽嗎?”
      
      司凌映轉頭,凝視他,慢悠悠地開口:“為什么抽得我這么爽?因為你暗戀我嗎?”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高亮,文風小白,有人會不喜歡受,人無完人,咱們和平看文,不喜歡別勉強,不用留言告訴我。碼字不易,真的,何必打擊作者寫文積極性呢?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