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Omega后發現自己懷孕了

作者:非期而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11章

      “是男人就別玩陰的!”季嶼憤憤。
      
      兩人鼻尖幾乎相貼,急促又灼熱的、帶著血腥氣的呼吸混雜交織,一點點勾起欲望的火苗,心跳也跟著加快。
      
      他們看起來幾乎要吻在一起。
      
      “我可沒玩什么陰的。”賀宙把手攬在了季嶼的腰上,深邃的眼里含著點笑意。
      Alpha對著有自己標記的Omega散發信息素再正常不過,當然算不得什么陰招。不過這句話他不會告訴季嶼。
      
      “我信你個鬼!”
      修長的手指更加用力地摳進泥土,季嶼的額上涔出細密的汗。
      
      他似乎魔怔了一般,覺得賀宙那雙眼睛格外迷人,仿佛宇宙般深邃,就要把自己吸進去,不,不對,自己已經在他的眼睛里了。
      
      是一副面頰赤紅,眼里含春的模樣。
      
      他的表情是這樣的嗎?
      怎么會是這樣?
      
      腦中忽然冒出了“發/情期”這個詞,季嶼慌張地別開眼,不去看賀宙。
      他絕對不允許什么發/情期的產生,只要一想到生/殖腔、懷孕之類的詞,他就頭皮發麻。
      
      “你臉更紅了,在緊張?”賀宙嗓音低沉,伸手在季嶼臉上點了點。
      
      臉上的微涼令季嶼舒服地哼了聲,接著他神情一頓,反應過來后更覺難堪:“閉上你的狗嘴!”
      
      他手軟腿軟,仍掙扎著要起來,但扣在腰間的手令他動彈不得,汗都出來了仍趴在賀宙身上,沒能移動半寸。
      季嶼面色難看:“放開!”
      
      賀宙低聲笑著,有力的胸腔不停震動。
      他一笑,那雙凌厲的眸子便柔和下來,眼尾略翹,深邃的眼里似乎有光流轉,看得季嶼面紅耳赤,心跳得更快。
      
      “你能不能別笑?”季嶼咽了咽口水,倏地伸手捂住了賀宙的眼睛。
      可即使捂住了眼睛,胸腔里的渴望仍抑制不住地滋生、蔓延,注意力也更加集中地落在那雙薄唇上。
      
      有點……
      不對,不止有點,是很想親上去。
      
      “為什么要捂著我的眼睛?”賀宙的語調慢悠悠的,就像一個經驗老道的獵手,不急不慢地看著自己的獵物掙扎。
      
      “你別說話!”
      那雙薄唇動起來晃得他眼暈,看得他口干舌燥。
      
      “嗯?你想對我做什么?”
      
      帶著鼻音的“嗯”聽得季嶼覺著自己的耳朵被什么搔了一下,帶起一點麻癢。
      
      他瞇起眼,張口咬上賀宙的下巴:“我讓你閉嘴!”
      然而沒等牙齒咬合,半路便伸出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顎,霎時間,到嘴的下巴飛了,變成了送上門來的唇舌。
      
      本來還氣勢洶洶的季嶼瞳孔微縮,一副見鬼的模樣。他推著賀宙的臉,用力把頭往后仰:“嗚滾……”
      
      可他那點力氣對于賀宙來說不過蚍蜉撼樹,根本無法撼動他分毫。
      天旋地轉之間,兩人換了個位置,季嶼人被壓住,嘴唇被堵住,那從來沒人造訪過的嘴被入侵得透透的。
      
      呼吸被奪走,舌根也漸漸發疼。
      被捏住的嘴無法閉合吞咽,一縷淡色的水漬從嘴角滑落。
      
      心里的火燒得愈大,腦子也越來越昏沉,但季嶼仍記著一點——絕對不能這么下去,否則萬一那該死的發/情期來了,就全完了。
      
      “嘶——”
      
      賀宙抬起上半身,拇指擦過嘴角,沾上一抹血色。
      他眉心微蹙,舔了舔唇上的傷口,看著躺在地上急促喘息的季嶼道:“咬人咬上癮了?”
      
      季嶼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兩手無力地在身邊攤開。
      他松了口氣,別開頭,刻意不看賀宙:“你要真的敢搞我,等我好了我一定弄死你!”話一說出口季嶼就在心里暗罵了聲,自己的聲音怎么這么小?一點氣勢都沒。
      
      賀宙嗤地笑出了聲,這種軟綿綿的恐嚇再來一萬遍都嚇不著他。
      他好整以暇地看著季嶼:“那你說,想怎么弄死我?”
      
      季嶼虛張聲勢:“找一百個Alpha輪你!”
      
      “哦,我好怕。”賀宙不但不怕,還覺得他威脅人的樣子有點可愛。
      他伸手在季嶼的頸環上按了下,上面數值一直在漲,逼近峰值,但還沒到峰值,大概是上次的臨時標記還在發揮作用,他刻意地收斂了信息素后波動就更小一些。
      
      不過這回還是得標記才行。
      否則再受到點刺激,之前的臨時標記也不管用。
      
      季嶼躺在地上繼續叫囂:“輪三天三夜!一分鐘都不帶停的那種!”
      
      賀宙點點頭,居高臨下地笑看著他:“沒想到你還挺惡毒。”
      
      這哪里有怕的樣子?
      季嶼聽著都覺得尷尬,但話都放出去了總不能就這么慫了。
      
      “……那你怕了嗎?”
      
      “怕死了。”賀宙敷衍地回答,傾身把手伸到季嶼后頸摸了摸。才隔了一天,傷口還沒恢復。
      
      卻不想,這個動作把季嶼嚇得整個人激靈了下:“你要干嘛?”
      
      賀宙俯下身,意味深長看著他:“你說呢?”
      
      “別這樣,兄弟。”季嶼終于還是認慫了,他臉色發白,語氣哀求,“你是這么隨便的人嗎?我知道你肯定不是……誒!”
      
      他的后頸被輕輕地刮了下,一陣癢意從脖頸蔓延到全身。
      季嶼縮了縮脖子,禮義廉恥在失身問題上徹底被拋開,他放聲大喊:“來人啊!救命啊!這里有人強……唔唔。”
      
      賀宙一把捂住季嶼的嘴,蹙眉道:“喊什么喊?”他不過觀察一下傷口的愈合狀態罷了。
      
      “唔唔唔。”
      季嶼無法掙開捂著的手,張嘴要咬,結果賀宙手上力氣大,捂得他嘴都張不開。
      
      賀宙垂眸看著他的眼睛:“你不喊,我就放手。”
      
      季嶼連連點頭:“嗯嗯!”
      
      賀宙緩緩松開了手。
      
      季嶼抿著唇,沉默地和賀宙對視了一眼,然后——
      “救命啊!來唔……”
      
      嘴又被捂上。
      
      賀宙哭笑不得,他還沒見過這么賴皮的人。
      Alpha對上Alpha是力量與力量的碰撞,對上Beta是完全單方面的碾壓,對上Omega……反倒有些無可奈何。
      
      他們太弱,要是乖乖的也就罷了,碰上眼前這種皮的,教訓吧,怕下手重了把人弄壞,不教訓吧他又有恃無恐,總要皮那么一下。
      反倒捉襟見肘,拿他沒什么辦法。
      
      賀宙扶額:“我沒打算真的把你怎么樣。”
      
      季嶼沖他翻了個白眼。
      沒打算怎么樣會強吻?還摸他腺體?這種重要又敏感的地方哪個正經人會直接上手摸?當他還傻呢?
      
      “你不信?”賀宙挑眉。
      
      季嶼從鼻子里哼了聲。
      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比剛才舒服了很多,身體不會再不受控制的燥熱,眼珠子似乎也沒那么黏賀宙了。
      
      果然是賀宙在搞鬼。
      
      “我還不至于強迫……”
      
      “季嶼——你在哪——”
      忽然傳來的聲音打斷了賀宙的話。
      
      變故陡生,兩人皆是一怔。
      
      季嶼目露驚喜,原本還軟成一灘泥,聽見聲音忽然力氣暴漲,竟推開了賀宙的手。
      他大聲回道:“我在這!我在這!唔唔……”
      
      靠!這狗逼!
      
      謝雨星猛地扭頭,看向聲音發出的地方。
      他在學校里找了一圈都沒找到人,最后想著既然季嶼要說的是小宇宙的事,那肯定是在某個沒人的地方,就來小樹林里碰碰運氣。
      
      總算被他找到了。
      雖然人還沒見著,但大體位置有了。
      
      他掏出手機,又給季嶼打了個電話,然而一點鈴聲沒聽到,可能真跟季嶼說的那樣,他手機摔壞了。
      
      謝雨星又打開手機的手電筒模式,一邊照著腳下,一邊朝聲音發出的地方走。
      
      “季嶼?”
      “你在嗎?”
      “你在哪里?”
      又走了一大段路后,鼻尖忽然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謝雨星吸了吸鼻子,發覺這味道有點像被稀釋后的香水的味道。
      
      他頓時有了方向,大步朝有香味的地方走去。
      手機的燈光到處掃著,終于在掃過某個地方時有了發現,那好像是……兩雙交疊的腿?
      
      燈光上移,謝雨星倒吸一口冷氣,不由得往后退了兩步。
      
      冷白的燈光打在人的身上,把衣服和皮膚都耀得更白,尤其是那雙看向光源的眼睛,反射著燈光,看起來像是一頭狼的眼睛,非常駭人。
      
      謝雨星頓在原地。
      他要找的人就在前方,就在那個……有著狼一樣眼睛的人懷里。
      
      季嶼似乎睡著了,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他的頭埋在那人的肩上,整個人都窩在那人的胸膛里,只露出潔白纖細的脖頸,頸后的腺體被一對犬牙咬住,有血從中滲出,下滑染紅衣領。
      
      謝雨星臉都白了:“賀,賀宙。”
      
      犬牙從柔軟的后頸腺體里拔/出,賀宙當著來人的面舔舐著還在冒血的傷口,眼神輕蔑,語氣嘲諷:“一個Beta?”
      
      謝雨星又后退了兩步,聲音顫抖:“我,我是季嶼的朋友。”
      
      “是嗎?”賀宙語氣不屑,“朋友會這么擔心他?”
      他雙眸緊盯來人,手上卻動作極輕地把懷中人的后領拉起,遮住剛才被咬的地方。
      
      “你別誤會,我們真的只是朋友,我……”謝雨星伸出一根手指,非常小幅度地指了指賀宙懷里的季嶼,“只是來帶他回去。”
      
      “回哪?”賀宙用審視的目光看著謝雨星。
      
      謝雨星硬著頭皮道:“就送他回家。”
      
      賀宙又看了他一眼,隨后一手托住季嶼的臀,一手環住他的腰,輕輕松松地把人抱在了懷里:“帶路。”
      
      謝雨星傻眼:“……啊?”
      那不是你家送的房子嗎?果然是有錢人。
      
      賀宙蹙眉:“帶路,我送他回去。”
      
      “哦哦。”
      謝雨星趕緊關了手機,安靜如雞地在前面帶路。
      
      三人走出樹林時已是晚上九點半,教學樓里的燈都暗了,但路上走動的人不少,有的都是去浴室洗澡,有的是出來吃宵夜,還有一些小情侶手牽手地在路燈下互訴衷腸。
      
      謝雨星深呼吸了下,開口道:“那個……我有外套,要不給他罩著吧?”
      
      “原因。”
      
      “Omega身體很嬌弱的,晚上天冷,他腺體又被你咬了,好歹得遮遮風吧?不然容易感冒。”謝雨星心想,最好是把季嶼的臉也擋住,否則校園論壇又得炸。
      
      賀宙垂眸看了眼身上的短袖,最后不太情愿道:“拿來。”
      
      謝雨星雙手奉上。
      
      然后……
      他后悔了,還不如不給季嶼披衣服呢,這樣子反而比剛才還引人注目。
      
      賀宙是用抱孩子的方式面對面地把季嶼抱在懷中。
      季嶼的頭埋在他頸窩里,腿則被托著圍在他的腰側,季嶼穿的又是寬松的中褲,因為姿勢的關系縮到了腿根,披上外套后上半身倒是都被遮住,兩條光溜溜的長腿卻毫無遮擋地暴露在空氣中。
      
      這下/身相貼的姿勢,這光溜溜的腿,再加上季嶼埋在賀宙頸窩的動作……都叫人不由得往香艷的地方遐想。
      
      謝雨星暗自嘆氣,心想大少爺果然是沒有照顧過人,那兩條光著的腿他就跟看不見一樣。
      他又不敢再開口,只好硬著頭皮回去再說。
      
      賀宙住校,沒車,于是三人打車回去。
      
      到季嶼家門口的時候謝雨星道:“要不……把他給我?”
      
      賀宙抬了抬下巴:“去開門。”
      
      “哦。”
      謝雨星上前敲了敲門,“阿姨,是我。”
      
      門打開,月嫂抱著小宇宙出現在眾人眼前:“誒,他這是怎么了?”
      
      謝雨星找了個借口道:“忙了一天睡著了。”
      說罷推門讓賀宙進去。
      
      小宇宙病了之后有些蔫蔫的,睡覺總是不踏實,有點響動就會被驚醒,晚上他就不肯睡了,一直趴在月嫂肩頭,由她一下下拍著安撫,兩只大眼睛也沒了往日的神采。
      但聽見有人敲門,他還是扭頭看了過去。
      
      結果門一開,看到外面的人后小宇宙高興地眼睛都亮了:“PaPa!”
      
      而與之相對的,卻是賀宙驟然陰沉的臉。
      
      小宇宙的小手一直伸著,眼睛亮晶晶地看看爸爸,又看看媽媽。
      
      “唔喲?”
      他們怎么都不抱抱自己呢?
      
      賀宙沉著臉,抱著季嶼繞開月嫂和小宇宙:“他的房間在哪?”
      
      謝雨星伸手一指:“就在樓上。”
      
      “嗯。”
      進了臥室,把季嶼放在床上后,賀宙轉身下樓。
      
      他走到謝雨星面前,俯視著他:“你還不走?”
      
      “額,我跟他約了點事。”謝雨星干笑了一聲。
      
      賀宙挑眉:“你覺得他今天還能醒過來?”
      
      “哦,好好,我馬上就走。”
      這濃重的敵意令謝雨星一刻也待不下去,他大氣都不敢出,一溜煙跑出了季嶼家。
      
      賀宙一直盯著他,直到看不到背影才準備動身離開,結果剛開邁開步,袖子就被一股細微的力量抓住。
      
      賀宙側頭看去。
      
      小嬰兒眨巴著眼看著自己,眼睛水汪汪的,似乎想親近他,又因為他的表情而有些畏懼他。
      
      “PaPa……”連聲音都沒剛才大了。
      
      賀宙看了他一眼,然后別開臉,輕輕拂開袖子上的小手,雙手插兜,很快離開。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小宇宙:你會后悔的QAQ
    季嶼:我曾經能文能武,順風順水,直到來到ABO,直到遇見了賀宙這個狗……后面不說了!
    -
    接個吻啦,你們都在想啥耶,一群污污滴污婆,我看透你們了(盯
    本章依舊50個紅包包~
    ps上章改了個身高,季嶼178,賀宙192。
    -
    謝謝帕五金、我愛副西皮的手榴彈!
    謝謝不會畫畫的蠟筆sama、我愛副西皮x3、一臺復讀機、聽聽x2的地雷!!
    =3=感謝投喂,快落~



    你嘗起來特別甜
    高顏值大胸女主x公狗腰長腿男主,沒羞沒臊的婚后日常。



    好想吃掉你
    [已完結污甜文]酷帥忠犬x貌美妖精w都泰迪屬性。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苹果